快捷搜索:   as  股票  test  乐宝袋  随薪贷  好又贷

电信诈骗瞄准“小白”股民 设虚假交易平台敛财

  【市商网2018年8月15日讯】


  “那哪是电信诈骗啊!就像演电影一样!”回想起最近几个月来的遭遇,魏聪(化名)仍唏嘘不已。


  2018年3月,炒股不久的他接到一个自称“理财师”的电话,言语中透露出“经他推荐的股票,稳赚不赔”,如果不信,“赚到钱再给佣金”。


  原本自以为有能力识别诈骗“配方”的魏聪,恰恰被这后半句击中。也就是在那个接通陌生来电的午后,魏聪结结实实踏进了一场专为他而设计的骗局。


  像大多数受害者一样,魏聪起初也尝到了小赚一笔的甜头,而后便一发不可收拾,在一款国际期货交易APP上连续投入了近45万元。


  “连续几个跌停下来,就亏得一塌糊涂。”魏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忆,“但那些‘理财师’(电信诈骗犯)就像心理专家一样,会让你不断往里投钱。”


  几个回合下来,钱也没了,“理财师”也跑了。魏聪这才幡然醒悟——原来升级的“套路”背后依然还是原来的“配方”。


  深圳CID反诈骗中心主任王征途则比魏聪领悟得更为深刻,经他处理的电信诈骗案件多达数百宗。他将上述套路称之为“楚门的世界”:就像一场事先铺垫好的戏剧,所有的渲染铺垫、台词剧本都是假的,只待主角“入局”。


  算准了“下套”时机


  而进入“楚门世界”的钥匙,就是魏聪们的欲望。


  魏聪所在的深圳,聚集了全中国最早炒股票的人,似乎唯一不缺的就是“挣大钱”的欲望。在股票界,分析师和理财师并列成为最受追逐的人。


  认识不久后,理财师“合希”将魏聪拉入一个炒股交流微信群,群中每天充斥的大多是股市行情和投资心得。


  起初,这个群并未引起魏聪的注意。作为炒股初期的小白股民,类似的群他也林林总总加了七八个,时常潜水其中,当然也会拿分析师的预测练手,总体有赔有赚。在他看来,权当交学费。


  后来,之所以注意到这个群,是从一个叫“红海”的指导老师“百发百中”开始的,凡是他推荐股票都有不错的收益。


  “我开始的时候还不太相信,后来跟着这人的推荐买了几次后,确实赚到了钱。”魏聪形容,群里的气氛开始变得活跃起来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起“红包雨”。隔着手机屏幕,他都能从别人晒出的截图中嗅到“赚大钱”的欲望。


  魏聪事后通过种种细节回忆,认定这帮骗子是算准了“下套”时机。


  从一个被他忽视的小细节或许昭示了危险来临的信号:6月份的一天,“合希”曾私下问其收益和感受。彼时的魏聪还沉浸在赚钱的喜悦中,以为他只是前来讨要“佣金”,便随手发给对方一个大红包。


  在问话后的某天,“红海”宣布说,因中美贸易摩擦严重影响到国内股票投资的收益,他将通过直播授课带领大家炒国际期货。


  而此时“红海”老师的每一句话,都被大家奉为圭臬。魏聪们还沉浸在继续跟随“赚大钱”的臆想中,在欲望的驱使下摩拳擦掌,不由分说就下载、注册了国际期货交易APP。


  圈套的最后到来是在一个凌晨。


  原本按照“红海”老师指导的上涨行情斗转直下,一个回合下来,投入的20万元只剩个零头。“就像赌博,越损失的多越是想捞本。”在“红海”老师不失时机地提醒下,他又分别三次继续跟进了近25万元。


  直到报警后,他也没有搞清楚:那帮骗子就像心理专家一样瞄准了我们,为何他们能够算准每一个环节?


  一套话术卖十万元


  魏聪的遭遇并非孤例,每年因电信诈骗而遭受损失的案件难以准确计数。仅广东一省今年1-6月份,就曾侦破电信网络诈骗刑事案件10230余起,刑拘6020余人,逮捕3560余人。


  王征途介绍,深圳市每年的命案、抢劫、抢夺、盗窃、扒窃、故意伤害等传统案件正在以10%的比例在下降,刑事犯罪的战场已经开始转移,连犯罪分子也在进行“转型”。


  “虚拟世界,很可能成为刑事犯罪的主战场。”在他看来,这项打击任务繁重且异常艰难,因为“破案的速度已经赶不上诈骗手段升级的速度”。


  在王征途看来,魏聪之所以掉进诈骗犯的圈套,并非对方是心理专家,而是因为这是一帮“术业有专攻”的骗子,甚至打每个电话都有专门的话术,而这套话术在大陆被卖到了十万元。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